人类学在线正在改版升级中  [02-02 18:54] 免费主页 相册 图片
 位置: 人类学在线 >> 资讯频道 >> 资讯频道 >> 书刊文摘 >> 正文   3星级
想起了中国民俗学之父钟敬文
:::作者:Admin    转贴自:人类学在线    点击数:22    更新时间:2007-2-3    文章录入:Admin:::
【字体: 字体颜色
广告留空

作者:魏洲平

2005年12月,国务院下发了《关于加强文化遗产保护的通知》,专门成立了由15个部委部门组成的国家文化遗产保护领导小组(由国务委员陈至立任组长)。并决定从2006年起,每年六月的第二个星期六为中国的文化遗产日。

以上文件下发,对长期以来,由于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不协调发展,一直没有相应的法律来保护,而遭受冷遇的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来说,真是件天大的喜事。长期以来,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宣传、保护,主要*“政治运动”和“文化运动”。如遇到“文革”这样“恨革文化命”的运动,非但得不到任何保护,还会受到人为的,毁灭性的破坏。这已是被铁的历史事实所验证了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中的民俗学和民间文学,在转统文化中是极为重要的部分。作为一个曾经的民俗学、民间文学工作者和经历过“文革”的人来说,笔者对此感慨良多。

自1864年英国人汤姆士提出“民俗学”(Folklore)这个概念后,民俗学就成为世界现代人文科学中一门重要学科。民俗学记录着人类文明的传承、发展轨迹,它是比人类学、民族学、社会学对文化传承现象的研究,更加细腻、具体的一种独立学科体系。我们具有五千年文明的中国,民俗有着渊源的历史和最为丰富的内涵。然而,大约直到“五四”前后,西方民俗学才传人我国。经容希白(容庚)、顾颉刚、孙伏园、钟敬文、庄尚严、容肇祖、魏建功、朱自清等先师的努力,才确立了中国民俗学的地位。

当今的中国民俗学是研究人们日常生活中*口头和行为传承的文化模式的一种学问。虽然,许多人或许不太熟悉其学术术语,但活生生的民间习俗,民间文化应是大家都很熟悉的。民俗文化从来都是传统文化的一部分。既然我们喊出了继承优秀传统文化的口号,认真学习和忠实传承优秀民俗、民间文化也势在必行。

谈到非物质文化遗产,尤其谈到民俗学和民间文学,就不能不谈已故中国民俗学之父钟敬文大师。

钟敬文(1903.3.20——2002.1.10)广东海丰人。笔名静闻等。我国百年中的学术泰斗,我国民俗学、民间文学的奠基者、开拓者之一。 先生曾留学日本。先后在中山大学、浙江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校任教。70年中,先生一直从事民间文学和民俗学研究。从开始时用一般文艺学观点研究民间文学,到用西方某学派类型比较法研究,最终运用历史唯物主义观点和方法从事研究,钟敬文不断深化和拓展着中国民间文学的研究领域,他首次提出要建设独立的中国民间文艺学,并从指导思想、研究方法、专业对象、知识领域等民间文艺学的根本问题上进行了大胆的探索和系统论述。他主编了高校文科教材《民间文学概论》,倡议并创建了中国民俗学会;开拓了民间文艺学科学史的研究。先生对神话研究有着突出造诣。几十年来他发表了二三百篇论文,结集出版了《民间文艺》、《钟敬文民间文学论集》《钟敬文学术论著自选集》、《民俗文化学》等专著。此外,钟敬文还是中国新文学史上一位知名的散文家和诗人。著有散文集《荔枝小品》、《西湖漫拾》、《湖上散记》、诗集《海滨的二月》、《未来的春》、《天风海涛室诗词钞》等。大师曾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国民俗学会理事长。在第六届文代会上,他被授予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荣誉委员称号。

钟敬老对中国民俗学、民间文学的创建和发展有着卓越历史贡献。钟老自1949年后,就一直在北京师范大学任教,坚持民俗学的教育。中国当代著名民俗学家张紫晨(已故)、乌丙安都是他老人家的高足。直到老人逝世前的弥留之际,还在病榻上指导着12个民俗学博士生。“中国民俗学之父”这个称号,钟老是当之无愧的。

20年前,能认识钟敬文老人并在老人亲自指挥的文化工程——民间文学三套集成中工作,是笔者的莫大幸福。 那是在1986年。那年,我参加了被誉为“二十世纪永乐大典”的中国当代最伟大的文化工程——中国民间文学三套集成(中国民间故事集成、中国歌谣集成、中国谚语集成)的工作。指挥这一工程的总指挥就是时任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主席的钟敬老。而负责北京地区三套集成的负责人就是钟敬老的高徒、从1953年就随钟老读研究生的著名民俗学家张紫晨教授。“三套集成”的搜集、整理工作十分浩繁和艰巨,有时,钟敬老不顾高年还亲自给我们讲话,讲课。现在想来,老人对民间文化真是鞠躬尽瘁!

笔者清楚记得,钟敬老还有一个重要想法,这就是对黄色或鬼怪故事、歌谣等等这类就要消失的珍贵资料,要注意进行抢救性、保护性的搜集和收藏。因为这也是人类优秀的口头文学创作,不可再生。老人说,其中大多数虽然不必正式入卷,但特为这类搞一个资料库性质的内部卷还是必需的。遗憾的是,由于政治和经济的原因,估计很多省市卷都没有做这项工作。没有搜集和收藏这类民间文学遗产资料。现在,知道,会讲这类口头文学的人几乎没有了。这个损失是不可估量的。

1987年6月,“门头沟三套集成”脱稿,我们编委的几位同志一直就想请钟老为这本书题签。原门头沟区文化局长李青山为此特别去拜见过老人。但大家还是怕老人家年事已高,工作又很忙,不一定能给题写。谁知,老人知道我们的愿望后,很快就亲笔为我们题了《中国民间文学——门头沟分卷》的书名。当时,我作为“分卷”的实际负责人和执行编辑,是我手捧老人的题词,送到北京制版厂制成铅版,并将铅板送到印刷厂去的。同年,这本《中国民间文学——门头沟分卷》在全国集成志书评选中获得二等奖,并受到了中国民间文学集成专家的一致好评。我记得,在西峰寺张紫晨先生写作的房间,他高兴地把他的专著《中国民俗与民俗学》赠我,并在书的扉页上为我题词:魏洲平同志。希望坚持不懈,永作民俗学的尖兵,为调查研究北京民俗作出贡献。接着,在北京电视台开办的民间故事系列播讲栏目中,头两个播讲的故事,就选自《中国民间文学——门头沟分卷》。这也是让我感到非常骄傲和自豪的事儿。

1988年10月,我与从事民俗学、民间文艺的一些模范工作者被授予“参加艺术科学国家重点研究项目文艺集成志书编纂工作和资料整理工作突出贡献称号”。10月末,在人民大会堂,钟敬老与党和国家领导人及文化艺术界的领导芮杏文、英若诚、吴祖强等等接见了我们,并同我们一起照了像。我记得很清楚,那天,钟敬老穿的仍是他喜欢穿的一件蓝布中式外套,老人虽然清瘦,但精神却很矍铄,一点都不像是87岁高龄的老人。老人慈祥的眼睛里那股掩饰不住的喜悦和期望,从他那架普通的眼镜后流露出来。老人握着我的手说:“干的不错。京西是北京民间文艺的宝库,如身体允许,我还会再去的”。

我知道,1925年、1929年,容庚、顾颉刚、孙伏园、钟敬文等人两次亲临京西,到妙峰山考察民间文化资源,作民俗调查。这是我国民俗学和民间文学的诸位开创者所做的最早和最重要的民间文化调查之一。解放后,钟敬老又多次到京西考察民俗和民间文学。如钟老所说,在老人87岁高龄后真的能再到京西,那一定会留下一个非常动人的历史记录来的。然而,直到2002年10月,我到八宝山去送别老人,老人再到京西的愿望终未能实现。这成了一个千古遗憾。但老人对京西山水的眷顾,对京西人文的热爱,却已化成了美丽神话,融进了京西的民间文化中,留在了太平鼓、山梆子等民间艺术的色彩和声韵里。

后来,随着改革的深入,我改行,从事了人口新闻工作,但钟老的教诲从未敢忘,因为人口中的许多文化问题和民俗学是相交的,我为能有从事民俗学、民间文学的经历,曾接受过钟老教诲而深感自豪。

不久前,北京市首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正式公布。非常遗憾的是,由于没有单位推荐申报民间文学类文化遗产,首批市级非物质遗产名录中,民间文学类一栏为空缺。看来,在这方面的工作,我们离国家文化发展的要求,离钟老的教导还有相当距离。今天从事这项工作的同仁们还要加把油啊!(选自魏洲平的博客http://weizhouping.blshe.com/)

注:

《中国民间文学——门头沟分卷》的历任负责人和编辑还有:甘铁生、李淑敏、宁曦。在此,笔者谨向这些优秀的同事和老朋友致以崇高敬意。

广告留空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下一篇文章: 开放时代2006年第1期[总第181期]
  • 发表评论   告诉好友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 没有任何文章
  •      
     
     
     
    广告留空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友情链接 | 帮助中心 | 站点导航

    Copyright(C) Anthropology 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